乡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给天道打工 > 第一百零一章 赫利贝尔的觉悟
    新秩序什么的没有,巴温特最终的目的只是将静灵庭、将尸魂界毁灭,从没想过取代死神成为尸魂界的主人。对于他们来说,活着就是一种痛苦,之所以现在死去很不甘心,也是因为理想没有实现心有不甘罢了。

    况且,狩矢神虽然孤胆,仅带着五名追随者就敢闯入尸魂界、睿智,在去尸魂界前,便做了种种准备。但是他有个可怕的缺点,太极端,仇视着尸魂界是应该的,但却连同族也仇恨,并且把仇恨无限的扩大,成了那样可怕的目的——毁灭静灵庭甚至是整个尸魂界!拥有着这样狂妄目的的人怎么能活下去,这注定了追随着他的巴温特要灭绝。

    他太冷血,根本不把追随者视为同伴,顺他者死不足惜,逆他者,哪怕往日多么忠诚也是必死无疑。

    这样无视同伴的存在,心中毫无守护的意念,却充满了毁灭**的人,怎么能长存。

    虽说巴温特大多都是如此,可不只他一个,这是种族问题,不过其中就他最甚!

    太自信,以为自己一定能毁灭尸魂界,事实上他以前能活下来并且开发出自己的潜力都是兰岛的帮助。

    狩矢神,是个成功的阴谋家,却不是个成功的领导者,他带着巴温特走向了毁灭!相信,一心复仇的他,根本没有想过巴温特的未来吧!可是被毁灭欲填满深心的何止是他......追随者,也是一样的!

    这样的毁灭源自于何处?

    是仇恨!可仇恨呢?

    源自于千年的苦痛:被杀戮,被践踏,被排斥、无助、无靠,同伴接连的死去或离开。他们每个人的心,都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心怀毁灭的他们,注定走向毁灭!

    然而,这并不怪他们。他们没的选择,是尸魂界造就了他们。他们诞生,在夹缝中挣扎,尸魂界屠杀他们,给了他们无尽的苦难,所以仇恨,所以报复,但那却是飞蛾扑火......

    面对杨曦的强大,在发泄了心中的怨恨之后,一之濑真树反而失去了斗志。颓废的坐在地上双目无神,似乎失去了人生的意义。

    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称之为敌人,也没有斩杀的资格,杨曦再也不看他一眼,而是继续堵着狩矢神,让兰岛去完成自己的心愿。

    “还要打吗?”

    望着惊疑不定的狩矢神,兰岛轻轻问道。

    此时的兰岛已经没了之前的杀意,真正面对巴温特的时候。反而有些下不去手。如果不是古贺刚傻乎乎的向杨曦发起进攻,也不会死掉。

    “你...你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为何不在千年前帮助我们?!为何要让我们一直承受痛苦!现在为何又要出现阻止我们?!回答我,兰岛!!”

    狩矢神神情癫狂。歇斯底里的大喊,仿若一个疯子。

    兰岛只是摇摇头,她是有苦说不出,如果能帮。又何必拖到现在?怪只怪命运弄人,如果杨曦能够提前千年找到自己的话,巴温特一族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让巴温特学会开发潜力掌握自保之力。数次违抗静灵庭的命令,再加上实验失败被流放,那时兰岛的死神力量全部被封印,无法离开尸魂界,更加不可能帮助巴温特!

    可是狩矢神没看到这一点,或者说他是故意无视,只是为了将心中的怨气发泄出来,兰岛就成了最好的发泄对象!

    见兰岛沉默着不说话,斩魄刀也重新收回鞘中,浑身都是破绽的样子,狩矢神眼中精芒一闪,脚下轻轻一点,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兰岛冲过去。

    糟了!

    说到底,兰岛也只是个科学家,战斗不是她的强项。在面对这种情况时,她想到的不是如何反击,而是完全愣住了。

    可惜,一心想要偷袭制住兰岛死里逃生的狩矢神忽略了一个人,这小小的忽略就成了要他命的索魂链。

    脸上还带着狰狞的笑容,但是狩矢神的身体却动不了了。

    他低头一看,只见一只白皙的手臂已经贯穿了自己的胸膛,那如玉的手掌中正抓着一颗鲜红的,还在“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

    那是...我的心脏?

    不等狩矢神想清楚,那颗心脏就被用力捏成了一团肉酱。

    原来,巴温特的心跟人类的心脏是一样的啊。

    突然间感觉好累,好想休息。仔细想想,很久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或者...从小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每次都会在噩梦中醒来。这次,就让我好好睡一次吧!

    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狩矢神缓缓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狩矢神的身体散发着浅蓝色的光芒,随后轰然破碎,化为无数灵子消失在天地间。

    在尸魂界诞生,在尸魂界灭亡,或许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狩矢神这个头目被杀,其他的巴温特不足为虑,就交给静灵庭的死神们去解决吧。

    “我们回去吧。”

    亲眼看到两个巴温特在自己面前死亡,兰岛心情十分复杂,不过了却了一桩心事,终于可以放心进行研究了。

    打开黑腔返回虚圈,尸魂界的事情已经没有插手的必要,接下来就是对付蓝染。

    回到虚夜宫,杨曦不由想道:“不知道拜托赫利贝尔的事情完成的怎么样了。”

    现世中,毫无目的四处晃荡的赫利贝尔感应到了奇怪的灵压,好奇赶过去的她正好在一个车站中遇到一大群飘飘忽忽的欠魂,同时还在欠魂群中看到了几个穿着绿色铠甲的奇怪家伙。

    正当她准备追上去时,一个娇弱的身影一跃而上,拿着斩魄刀开始进行始解。

    “堕入黄昏的黑暗吧.弥勒丸!”

    斩魄刀变成了一杆金灿灿,宛若得道高僧所使用的锡杖,随着她的舞动,锡杖上散发出强大的电流将地上的欠魂一扫而光,很快就清空了整个车站。

    被这个少女所吸引的赫利贝尔回过神来时,那几个穿着绿色铠甲的奇怪男人已经消失不见。

    “喂。你叫什么名字?”

    “嗯?什么什么?在问别人姓名之前,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姓名吗?这是基本的礼貌哦!”

    赫利贝尔没想到这个死神少女也有义骸,她在清空了欠魂后就回到了义骸中,活蹦乱跳的到处晃悠。

    为了确认她的身份,完成任务,赫利贝尔很有耐心的追上去继续搭讪,“我的名字叫蒂雅.赫利贝尔,能够熟练的使用斩魄刀进行始解,你应该是死神吧,哪个番队的。又叫什么名字?”

    “嗯~那个,我想想,哪个番队来着?记不清楚了!管他呢,哦,我叫茜雫,请多指教。”

    果然是她!

    在确认了她的身份后,赫利贝尔趁她不注意用力一敲她的后颈,将其打昏拖走,其熟练的手法宛若一流的人贩子。

    位于叫谷中的华丽宫殿。坐在主位上的褐发男子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实际上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若是仅凭外表来判断他的话,就大错特错了!他是蓝染惣右介。隐藏在静灵庭百多年的阴谋家,逼得十数位队长副队长级别的死神被迫离开静灵庭的背叛者,也是言辞犀利的诡辩家。

    他最擅长的就是将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在他眼中,只有两种人。有利用价值的人和没有利用价值的人。

    有利用价值的人他会想办法将价值榨干,一丝不剩;没有利用价值,或者利用价值被榨干的人会被他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无论那个人对他有多么的忠诚。

    严龙一族在争夺尸魂界的统治权时失败,被流放出去,千年来,一直都在断界内不断躲避着吞噬一切的拘流从而残喘至今。直到某一天,遇到了三个来自静灵庭的队长,尤其是那个男人,蓝染惣右介,承诺只要追随他,就能向静灵庭复仇,完成多年来的夙愿。

    不断挣扎着,忍辱偷生,苟且而活,为了什么?为的就是毁灭那可恶的尸魂界!

    于是,在蓝染展现了他的实力后,首领严龙率领部下加入了他。

    然而,真正令严龙一族感到畏惧的不是这个名叫蓝染惣右介的男人,而是他身后还站着一个姓名未知,行踪不定的神秘白衣女子。

    这个女人拥有操控灵魂的能力,即使严龙一族在断界千年的漂泊中所掌握的控制欠魂,将其化为力量的能力也被她所制。当引以为傲的能力被轻易剥夺时,严龙就明白了,他永远失去了翻身的机会,也就彻底断绝了推翻蓝染惣右介,自己做主人的机会。不过,只要蓝染能够毁灭尸魂界就无所谓了。

    以前,严龙曾对蓝染是否有这个能力表示怀疑,但是当那个神秘女人出现后,他就明白了尸魂界是不可能抵挡这种存在的。

    “严龙,思念珠你们找到了吗?”

    “蓝染大人,我们已经有了思念珠的踪迹,只需要再花少许时间就能将其回收。”

    “嗯,尽快将思念珠找回来,思念珠对我们接下来的计划很重要,就算的不到,也不能让其他人夺走。”

    “我明白了,蓝染大人,我们这就去把思念珠回收。”

    被一团黑影所包围,严龙和其属下消失在了宫殿中,只留下蓝染独自一人撑着下巴眺望着远方。

    贞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与我合作又有什么目的。

    再次来到现世的严龙等人却不知道他们寻找的思念珠早已被赫利贝尔带到了虚圈。

    在茫茫沙漠中快速飞行,天空中的那轮明月永恒不变,四周矮小的石英树不断后退。望着前方似乎永远也无法到达的巨大宫殿,茜雫大叫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你醒了?”

    赫利贝尔不说还好,她一开口,茜雫就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被抱着的她气愤得拳打脚踢,“你这家伙,居然偷袭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里是虚圈,我之所以带你来这里是因为我们虚圈的统治者想要见你。”

    “啥?虚圈的统治者?那不就是虚王吗?他要见我干什么?难道要吃了我?!我不要啊!!!”想到这里,茜雫更是闹腾个不停,不管赫利贝尔怎么好说她也听不进去。

    无奈之下,唯有......

    砰!

    又是一记重击打在后颈处,茜雫两眼一翻再次晕了过去。

    呼~总算是安静下来了。赫利贝尔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个少女闹腾起了,就跟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似的,怎么哄她都没用。

    “杨曦大人,思念珠已经带回来了。”

    刚与兰岛从尸魂界回到虚夜宫的杨曦听到赫利贝尔的话后,顿时高兴不已,“这么快?!幸苦你了!”

    “不辛苦,能够为杨曦大人分忧是我的荣幸。”

    招来一个雌性破面,让她将茜雫送到兰岛那里去后,杨曦凝视赫利贝尔良久,长长叹了一口气,“赫利贝尔,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变得如此生分了?”

    “杨曦大人,我......”

    对于赫利贝尔而言,越是让她在意的人,她才越是恭敬。换成其他人,鸟都不鸟。可是杨曦更怀念的是当初一起住在山洞中,一起切磋、无话不谈的那段日子。那个时候,杨曦就一直把赫利贝尔当成朋友,就算虚夜宫的势力发展得再强大,赫利贝尔也依旧被他当成是可以交心的朋友。

    只可惜,随着虚夜宫的建立,杨曦不由感到赫利贝尔在与自己的距离不断疏远。

    或许赫利贝尔是为自己好,一个势力中的首领如果没有足够的威严又如何服众?但是杨曦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对他来说,虚夜宫中的权势只是过往云烟,他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而且这个日子越来越近。

    一个带不走的权势和一个可以交心值得信赖的朋友,哪一个对自己更重要,杨曦还是知道的。

    随着虚夜宫的制度越来越完善,杨曦的地位越来越高,赫利贝尔顾忌太多,很多话都宁愿憋在肚子里也不再说出来。

    见她想要说什么却又沉默了下去,杨曦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哎~赫利贝尔,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虚夜宫之主,不再是统领无数大虚的首领,你还愿意跟着我吗?”

    不等赫利贝尔回答,杨曦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赫利贝尔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是那般坚定,没有丝毫动摇。

    杨曦大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又要去什么地方,我都会永远的追随您!(未完待续。。)( 无限之给天道打工 http://www.xcxs7.com/2_2221/ 移动版阅读m.xcxs7.com )